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趣闻趣事 > 正文
无法解释的短信
2022-11-22 17:12:04

几年前,当我还是的穷大学生时,日子不算好过那段艰苦的初独立生活,靠着我的好友麦克的资助下,我们才得以找到一间尚称舒适的套房,那间房的格局很简单,就是走廊连接房间跟厨房,而玄关附近就是一间小浴室,算不上简陋,也没很好。

虽然月租要四百元,但我觉得值得美中不足的是,这里的环境很糟,被视为罪犯聚集的巢穴,但对我而言,这是个避风港,再加上这裡是政府规划用来炒房的新社区住宅,所以我就待了两年。

那两年,我“阅人无数“,举凡在街上伺机而动的无业游民,无法可治的惯犯,或是遇到有暴力倾向又酗酒严重的人,经过这些事,没有什么能吓倒我了,但是有一晚的遭遇,令我不寒而慄。

当时我正在上网做作业,麦克传了封短信给我,我们正在聊不久后的派对的事,我问他该怎么去派对,要跟别人拼车还是各自去, 他却不理我反而问我要穿什么去Party。

我开玩笑地回答:“穿篮球裤和性感的白衬衫。“

在我放下手机前,准备继续做作业时他又传了信息:“你还记得几个月前的连续杀人案吗?不知道他们抓到凶手没?“

我突然感到烦躁,回他:“不知道, 到底还有谁要跟我们一起去?我想早点确认人数。“

接着对话就断了,于是我决定洗澡睡觉,正要动作时,手机突然发出一连串的信息通知声。

“做完微积分作业了没?“

“你会不会好奇凶手怎么杀人的?“

“我猜,把他们绑起来后,再折磨他们。“

“你真的不好奇吗?我猜他作案工具是斧头。“

“画面一定很惊人!“

我开始觉得烦,怀疑麦克还好吧,他恶作剧的很长,但这次感觉完全不对劲。我沿着走廊到达他的房间,不知道他下班回来了没,于是我轻轻打开了他的房门。

“你回来了吗?“我轻声地说

“嗯,你要干嘛?“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

“我只是想知道这些诡异的短信是怎样啦。“

我感到不妙

“短信?什么意思?我出门时把手机搞丢了!我不知道你在跟谁聊天,一定不是我。“

一阵寒意传来,我的胃隐隐作痛,我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了,接着把手机递给麦克,麦克看完后一脸惨白。

“这不是我,虽然号码是我的,但我不可能说出那些话!“

他拿了钥匙,认为必须要报警.我们一起去了警局,前往警局的路上,我收到最后一封短信,简短的写着:“晚安。“

手机随即变回寂静,麦克的手机再也没回来,我再也没被骚扰,但即使过了这么久,有件事我还是耿耿于怀,怎么想也想不通,他怎么知道我那时正在写微积分作业?


富德生命人寿 www.sino-life.com
相关新闻
椰壳百姓网